孟贲(周朝勇士)_百度百科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孟贲,周朝期间的出名懦夫,战时秦国人,有说是卫国人,也有说是齐国人,是古代出名的军人。《史记-范睢传记》有记录:“成荆、孟贲、王庆忌、夏育之勇焉而死。”裴驷集解引许慎曰:“勇贲,卫人。”《帝王世纪》误将他与力士孟说混为一人。

  《东周各国志》描述:“有齐人孟贲字说,以力闻,水行不避蛟龙,陆行不避虎狼,发怒吐气,声响动天。尝于野外见两牛相斗,孟贲从中以手分之,一牛伏地,一牛犹触不止。贲怒,摆布按牛头,以右手拔其角,角出牛死。人畏其勇,莫敢与抗。闻秦王招致全国勇力之士,乃西渡黄河。岸上人待渡者甚从,以次上船。贲最初至,强欲登船先渡。船人怒其不逊,以楫击其头曰:“汝用强如斯,岂孟说耶?”贲横眉两视,发植目裂,举声一喝,波澜顿作。舟中之人,惶惧倒置,尽扬播入于河。贲振桡顿足,一去数丈,斯须过岸,竟入咸阳,来见武王。”。

  后来孟贲成为战国期间秦武王手下的懦夫,关于孟贲的事迹,《史记秦本纪》曾有细致的记述说:武王无力好战,力士任鄙乌获、孟说皆至大官;王与孟说举鼎绝膑死,族孟说……

  齐国人孟贲,力大无限,勇冠海岱:陆行不怕虎狼,水行不避蛟龙,一人同时可礼服两端野牛。传闻秦武王重用全国军人,孟西赴咸阳面见秦武王,被任用为将,与乌获任鄙享受一样的待遇。

  秦军东进华夏,先取韩国军事重镇、周都洛阳的门户——宜阳,以宜阳为跳板,节制工具二周和周皇帝,以据有九鼎为意味,挟皇帝而令诸侯,成立华夏霸主之业。秦军占领宜阳,周都洛阳门户敞开。秦武王亲率任鄙、孟贲精兵强将大举进攻洛阳。周皇帝无力抵御,只好出迎秦军。秦武王直奔周室太庙,往观九鼎。只见九个宝鼎在地方大殿前排成两列:摆布各四鼎,大殿前朴直中一鼎,天然构成朝臣上殿时的分道标记。王城虽然破败,这九鼎的气焰却丝毫未减,纵是铜锈斑驳,反而在破败冷落中显出一种恒古的峥嵘崇高与奥秘。秦武王细心端详,只见每座大鼎均直立在三尺多高的石兽底座上,魏巍然约有丈余之高,仰视而上,鼎中是苍黄泛绿的摇摆荒草,仿佛岁月的苍惨白发。秦武王心中一动,一个念头俄然浮现:搬回九鼎,即是进军洛阳最大战果!九鼎全国王权神器。秦得九鼎天命所归。

  秦武王一挥手说:“孟贲乌获”五年前本王要与你俩较力,没有什么可比之物,面前目今九鼎在此,谁能举起,爵升护鼎君。“谁先上”秦武王悠然一笑。

  “嘿嘿我先来”乌获憨厚地应对一声,绕着雍州大鼎抓耳挠腮:“好大物事,却该若何下手?”孟贲也兴奋不已地跟着转了俩圈道:“乌获,鼎脚。我擂鼓助威。”乌获用手拍拍大鼎笑道:“嘿嘿雍州老家鼎,给点体面。”孟贲曾经飞步走到九鼎广场西北角的王鼓楼上,大呼一声:“擂鼓举鼎——”双手大木槌雨点般猛击,繁重稠密的牛皮大鼓在王城中突然响起,回音相合,振聋发聩。

  乌获半蹲身体,双手抓牢两只鼎足,全身紧偎大鼎,大喝一声:“起——”大鼎却纹丝不动,乌获面色涨红大汗如豆,再度大喝一声,拼尽全力想提起鼎足,一发力倒是两臂颤栗大腿颤栗面色突然血红。俄然一声闷哼,乌获滚下了石兽底座,一股鲜血箭一般从口中喷出,身子软软地倒在了地上。“乌获——”鼓声戛然而止,孟贲一声嘶吼哭喊,腾空飞下扑到乌获身上。面色苍白的乌获向孟贲一咧嘴,未及笑出,也没有说一句话,便瞪直了铜铃大的双眼。秦武王神色乌青,大喝一声:“孟贲!害怕了?!”

  孟贲从乌获身上跳起,雷鸣般大吼一声冲向大鼎,孟贲冲上了雍州鼎的石兽底座,将黑色绣金大氅一把扒下扔掉,又三两下将精铁甲胃褪去,全身上下唯余一片包身小布,裸体站立,全身黑毛,几乎与鼎耳等高,威武雄猛的气概惹起秦兵一阵狂热喝彩。孟贲跨开马步,两只乌黑的胳膊伸出,大手牢牢抓定雍州鼎的两只鼎足。全场屏息中,只听一声大吼响彻王城,孟贲全身肌肉如庞大石块绷紧凸显,雄伟的雍州大鼎突然被拔起于基座,升离地面数寸。目睹鼎身轻轻晃悠,秦国甲士一片呐喊声“起——”悠忽之间,孟贲庞大的身躯拼命挺直,快垒堆叠的大肌上汗水喷泉般涌出,全场静的好像深山幽谷,唯闻孟贲骨节发出“客客”的闷响,目睹孟贲双眼凸出,眼珠血红,全身黑毛直伸长,状如狰狞巨兽。。。。就在这刹那之间,孟贲两只大手从肘部“咔擦”断裂,复杂的身躯飞到了空中,眼珠仿佛两颗红色弹丸弹上天去,复杂的身躯弹开数丈,直飞王钟,击出一声令人心悸的庞大轰鸣。在看雍州鼎,两只血淋淋的手臂仍然抠在鼎足,潺潺鲜血从断肘流向石座。雍州大鼎在血泊中冰凉地岿然直立。

  无论是在野史仍是演义之中,“当代孟贲”罗士信都是一位不世出的虎将,那么往世的孟贲又是何许人也?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qin-zheng.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