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再次宣布退役了!伤病难以支撑是时候离开了

34岁的冬奥会短道速滑六金得主、韩裔俄罗斯运动员维克多·安(安贤洙)昨晚宣布退役。一个月前,正在北京的安贤洙还参加了中国短道队内赛。

“由于膝盖持续疼痛,比赛结束后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所以训练到极限非常困难。”告别信中,安贤洙称除了膝盖持续的疼痛,自己还有其他的伤病,越来越难以保持健康,“我认为,单凭动力是不可能从事体育事业的。现在正是时候,所以我决定退役了。”

维克多·安原名安贤洙,原籍韩国,职业生涯代表韩国、俄罗斯参加过3届冬奥会。2002年盐湖城,17岁的安贤洙第一次参加冬奥会,但没有奖牌入账。2006年都灵冬奥会,安贤洙拿到3金1铜,成为那届冬奥会收获奖牌最多的选手。

因伤错过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后,安贤洙与韩国滑冰协会的矛盾日益公开化。2011年,安贤洙转投到俄罗斯,改名维克多·安。2014年索契冬奥会,安贤洙再次拿下3金1铜,6枚金牌也让他成为冬奥会史上拿到金牌最多的短道速滑选手。此外,安贤洙还6次荣膺世锦赛男子个人全能冠军,他的退役意味着一个时代的落幕。

2018年平昌冬奥会,安贤洙原本有机会回到家乡参赛。但受俄罗斯兴奋剂受罚事件影响,他最终无缘平昌。2018年9月,安贤洙曾短暂宣布过退役,但2019年2月就宣告复出,并参加了上赛季短道速滑赛。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原定3月中旬在首尔进行的短道世锦赛取消,安贤洙也错过了生涯最后一项大赛。安贤洙的最后一场比赛是在一个月前,正在北京训练的他受邀参加中国短道队模拟世锦赛对抗赛。

短道传奇安贤洙宣布退役 生涯6夺奥运冠军

短道速滑名将维克多-安 (原名安贤洙) 宣布结束运动生涯。在整个运动生涯中,现年34岁的安贤洙代表韩国和俄罗斯出战过冬奥会,总共收获6枚短道速滑金牌。

{ info: { setname: 短道传奇安贤洙宣布退役 生涯6夺奥运冠军, imgsum_bk: 8, imgsum: 8, lmodify: 2020-04-27 23:25:13, prevue: 短道速滑名将维克多-安 (原名安贤洙) 宣布结束运动生涯。在整个运动生涯中,现年34岁的安贤洙代表韩国和俄罗斯出战过冬奥会,总共收获6枚短道速滑金牌。, channelid: , reporter: , source: 网易综合, dutyeditor: 赵瑞琪_NB12596, prev: { setname: 红透了!归化美少女狂夺金 接连拍时尚大片, simg: 红透了!归化美少女狂夺金 接连拍时尚大片, simg: 短道速滑名将维克多-安 (原名安贤洙) 宣布退役。在整个运动生涯中,现年34岁的安贤洙代表韩国和俄罗斯出战过冬奥会,总共收获6枚短道速滑金牌。, newsurl: # } , { id: FB8O1PN04BJ20005NOS, img: 短道速滑名将维克多-安 (原名安贤洙) 宣布退役。在整个运动生涯中,现年34岁的安贤洙代表韩国和俄罗斯出战过冬奥会,总共收获6枚短道速滑金牌。, newsurl: # } , { id: FB8NO1V54BJ20005NOS, img: 短道速滑名将维克多-安 (原名安贤洙) 宣布退役。在整个运动生涯中,现年34岁的安贤洙代表韩国和俄罗斯出战过冬奥会,总共收获6枚短道速滑金牌。, newsurl: # } , { id: FB8NO1V34BJ20005NOS, img: 短道速滑名将维克多-安 (原名安贤洙) 宣布退役。在整个运动生涯中,现年34岁的安贤洙代表韩国和俄罗斯出战过冬奥会,总共收获6枚短道速滑金牌。, newsurl: # } , { id: FB8NCKFJ4BJ20005NOS, img: 短道速滑名将维克多-安 (原名安贤洙) 宣布退役。在整个运动生涯中,现年34岁的安贤洙代表韩国和俄罗斯出战过冬奥会,总共收获6枚短道速滑金牌。, newsurl: # } , { id: FB8NCKFG4BJ20005NOS, img: 短道速滑名将维克多-安 (原名安贤洙) 宣布退役。在整个运动生涯中,现年34岁的安贤洙代表韩国和俄罗斯出战过冬奥会,总共收获6枚短道速滑金牌。, newsurl: # } , { id: FB8O6MGG4BJ20005NOS, img: 短道速滑名将维克多-安 (原名安贤洙) 宣布退役。在整个运动生涯中,现年34岁的安贤洙代表韩国和俄罗斯出战过冬奥会,总共收获6枚短道速滑金牌。, newsurl: # } , { id: FB8O6MGF4BJ20005NOS, img: 短道速滑名将维克多-安 (原名安贤洙) 宣布退役。在整个运动生涯中,现年34岁的安贤洙代表韩国和俄罗斯出战过冬奥会,总共收获6枚短道速滑金牌。, newsurl: # } ] }

被冰刀划破的双面人生!34岁“叛国”斗士安贤洙宣布退役

在短道速滑世界里,他拥有最多的奥运金牌,他是安贤洙,亦是维克多·安。这两个名字,成就了一代传奇也暗含了复杂人生滋味。诸多年来,在韩国、俄罗斯、中立身份转换间,这位赛场上的线路高手,却始终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终难逃各方博弈下沦为牺牲品的结局。如今,他选择转身离开,那些是非成败徒留给后人评说。

在退役告别信中,安贤洙称除了膝盖持续的疼痛,自己还有其他伤病,越来越难以保持健康。他说:“比赛结束后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所以训练到极限非常困难。我认为,单凭动力是不可能从事体育事业的。现在正是时候,所以我决定退役了。”

背负“叛国”骂名离开祖国远走他乡时,他是韩国短道界派系斗争的牺牲品;重回巅峰想要荣归故里谢幕时,却又因身上的“俄罗斯”身份遭遇国际奥委会抵制,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服过禁药的情况下,仍被阻挡在平昌冬奥门外,成为俄罗斯与西方对抗的牺牲品。

受新冠疫情影响,原定今年3月中旬在首尔进行的短道世锦赛取消,安贤洙错过了生涯最后一项大赛。

疫情期间,他随中国短道速滑队一起训练。安贤洙的最后一场比赛是在一个月前,在北京训练的他,受邀参加中国短道队模拟世锦赛对抗赛,在男子1000米预赛中名列小组第一。

冰面上,俄罗斯短道速滑队同样在争分夺秒的进行平昌冬奥前最后的备战冲刺。一众金发碧眼的选手中,亚洲面孔的安贤洙格外引人注目。队友训练时,作为队长的他总是在内道跟滑,不时指导着队友们线路超越时机的把握。

“安的技术非常全面,尤其是对线路控制的很好。”中国名将武大靖曾这样评价安贤洙。这一点上,他曾有着刻骨铭心的感受。

索契冬奥会500米比赛决赛,在出发阶段排名垫底的情况下,安贤洙凭借中国队员梁文豪的意外摔倒,通过反应速度和对路线的把控,顺势接连超越,在最后的弯道成功超越对手,收获冠军,让被甩在身后的武大靖捶胸顿足。

领先时,安贤洙完美的路线控制能力就像一堵墙一样让对手抓狂;落后时,他又总有能力在最佳的时机、以最有效的方式完成超越。在对个人能力要求极为严苛的短道速滑项目中,这样对路线的精准把控,尤为关键。安贤洙曾连续5年世锦赛获得全能金牌,更在冬奥会上获得过6金2铜。

12月6日,在这个平常不过训练日,国际奥委会正式宣布,禁止俄罗斯代表团参加平昌冬奥会,只允许能自证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以“中立身份”参赛。

国际奥委会的官方申明发布后,俄罗斯舆论上下的气氛相当紧张,有一种声音:强势的俄罗斯政府极有可能决定完全退出奥运,并把运动员全部留在国内。

安贤洙是通过在韩体大现场采访的韩联社记者口述,得知国际奥委会这一决定的,场边,他用俄语将这一消息转告给队友们。突如其来的消息,大家议论着所有可能性,那天的训练也就此终止。

“尽管大家看上去气氛并不那么糟糕,但安始终一言不发。”当时身在训练场现场的韩联社体育记者向腾讯体育透露。

“这种情况,不是运动员能够决定什么的……..”当被问及如何看待国际奥委会的决定,拎着冰刀准备离开冰场的安贤洙低落的对记者说。

“如果他们(指俄罗斯奥委会)考虑到那些为平昌训练如此努力的运动员,那么他们应该让这些运动员(作为中立者)参加……”一向待人平和的安贤洙显得有些激动,“但我也知道,对于俄罗斯来说,让运动员不是穿着带有俄罗斯国旗的衣服去参赛,同样是不容易的。”转头看了看留在冰场上的队友,安贤洙欲言又止。

“我已经做了四年的准备了,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在给这位记者的KaKaoTalk(韩国聊天软件)时坚定的说。

后来,韩国媒体间盛传,俄罗斯原有彻底退出冬奥会的打算,这样一来,平昌奥运的关注度无疑将再次大大折扣,此前,北美职业冰球联盟(NHL)已经发布声明,由于赛程撞期,队员们将不会前往韩国参赛。在国际奥委会发布声明后,韩国总统文在寅亲自致电普京,希望俄罗斯队员能以个人身份参赛,并承诺韩国方面将以最“盛大”的规模迎接和接待前来参赛的俄罗斯运动员。

23日这一天,安贤洙正和队友置办前往韩国参赛的奥运比赛装备时,再次接到噩耗。

此前,俄罗斯奥委会向国际奥委会提供了一份500人的名单,这500人是愿意以“中立运动员”参赛的俄罗斯选手。法国前体育部长和ITA(独立检测机构)主席Valerie Fourneyron主持的一个特别小组,从俄罗斯奥委会提供的名单中,挑选他们认为“干净”的选手。在第一轮筛选中,刷掉了其中的111人,其中就有安贤洙。

一时间,无论是俄罗斯、韩国还是其他国际媒体的体育头版均出现:安贤洙因涉嫌服用兴奋剂无缘平昌冬奥。安贤洙的名字在事发后24小时里,成了韩国最大的搜索引擎和门户网站Naver上被搜索次数最多的名称之一。“他真的是吃药才拿到金牌的么?”这是韩国网友最为关心的问题。

事发后,俄罗斯奥委会副主席波兹亚尼科夫强烈谴责国际奥委会的这一决定,否认安贤洙参与过兴奋剂事件;远在韩国的父亲安铉熙在媒体面前老泪纵横,他说,为了短道速滑,儿子就算感冒都不敢吃药,并激动的表示支持儿子向国际体育仲裁机构上诉。

俄罗斯塔斯社记者愤愤不平的表示,在国际奥委会剔除名单的运动员中,至少有3块金牌。安贤洙的恩师黄益焕也证实,安贤洙最近的训练状态不错,如果可以出战,至少会拿到一枚奖牌。

俄罗斯媒体认为,“他们的目的就是让最少的俄罗斯运动员站上领奖台,然后说,你们看,没有吃药,俄罗斯人只能拿几块奖牌”。当年索契冬奥会后,普京曾公开授予索契冬奥会金牌选手以国家勋章,而唯独将对安贤洙授奖的合照,设为社交媒体的封面照片,足见普京对安贤洙的欣赏。“这样的人,你认为会被顺利列入‘清白’的名单么?”曾长期报道安贤洙的俄罗斯记者反问腾讯体育。

在外界哗然中,安贤洙决定做最后的努力。1月27日,他公开致信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信中他询问国际奥委会为何将自己挡在奥运门外、希望能重新获得参赛资格,此时距离最终的报名截止仅剩2天。信中,安贤洙说:“在我短道速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从没有任何人怀疑过我的诚实和正直,尤其是,我通过努力去获得的胜利。我本人没有做过任何兴奋剂违规的事情,而因为国际奥委会的决定,人们认为我是一个用过兴奋剂的运动员,让我成为不被信任的对象,也会成为整个体育界不信任我的理由。”

“维克多依旧不想对外界多说什么,确切的说,他还在等待国际奥委会收回禁令,能在最后时刻前往平昌。”与他私人关系不错的俄罗斯记者Anatoly Samokhvalov这样告诉腾讯体育。在等待回复的日子,安贤洙谢绝了所有采访。

然而沉默地等待并没有带来好消息。国际奥委会以“不回复个例”为由,拒绝对取消安贤洙的参赛资格做出解释。

1月31日,普京在莫斯科私人官邸接见了即将出征前往平昌参赛的俄罗斯“中立”选手们。那一天,安贤洙也出席了这场送行会,坐在所有选手的最后一排。

“请大家一定要凯旋。”出征仪式结束后,安贤洙对队友Simon说。索契接力金牌4人中,只有小将simon一人得到了出战的资格,其余三人均在禁赛名单中。

听到安贤洙这样说,Simon的心情更加复杂,“我能够感觉到那一刻维克多的遗憾和悲伤。”

在后来走访体大时,一位学生家长曾兴奋的给腾讯体育展示着手机中的照片,照片上是安贤洙搂着小朋友们合影的画面。 “那天正好是(2017年)12月31日,他带来了披萨和礼物,发给在这里训练的小朋友和后辈们。”这位家长这样形容当天安贤洙到来的场景。尽管距离冬奥会只有1个多月的时间,但不难看出,回到熟悉的环境备战,安贤洙的状态颇为放松。安贤洙恩师黄益焕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也坦言,尽管年过30,安贤洙的状态仍保持的不错,在平昌,他至少可以收获奖牌。

回来备战期间,同样出自体大的2010年温哥华冬奥冠军李政洙如同小粉丝一样,经常来探班。

在采访中,我们曾经与一位在体大冰场训练的女生闲聊,即将在高中毕业转为职业选手的她告诉腾讯体育,“我的目标就是成为安贤洙那样的选手。” 除了同辈们的崇拜,安贤洙“年少成名”,更是让韩国家长们坚定了送孩子们早早的就接触滑冰的缘由。

和如今在体大冰场训练的小选手一样,小学一年级开始,安贤洙就接触了短道速滑,并很快展露在滑冰上的天赋。2002年,比赛中还会戴着金边近视镜的安贤洙在世青赛上夺冠。

这一幕也让当时身在看台上的韩国短道速滑主帅、体大教授全明奎印象深刻。那一年的盐湖城冬奥会,在距离奥运开始还有1个月时间时,全明奎让还在上高中的安贤洙顶替一位受伤的选手,搭上了奥运末班车,成为韩国媒体和民众关注的焦点。

出众的天赋让安贤洙以“创纪录”的方式搭上奥运参赛末班车,而这次“破格”提拔,也成为日后安贤洙陷入无穷无尽的派系斗争,埋下伏笔。

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0米决赛,这是很多年后,仍被视为经典的一场比赛。

比赛进入最后一圈前,加拿大队仍牢牢占据第一的位置。韩国队的最后一棒是安贤洙,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两圈、222米的机会。

最后一圈倒数第二个弯道处,在体力接近极限的情况下,安贤洙突然发力起动,从外道强行超越成功,最终为韩国队锁定胜局。

从起动、加速、超越,一气呵成。多年后,通过当年并不清晰的比赛视频,隔着屏幕观看的人仍能感受到那一刻的热血沸腾。

镜头外,现场却出现颇为滑稽的一幕。原本这样大逆转夺冠后,队员们应该紧紧拥抱在一起,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然而,比赛结束后,队中其他三名队员冲向男队主教练庆祝,夺冠功臣安贤洙则滑到了场边,与当时的女队教练相拥在一起,背负重压的他终于忍不住当众流下了眼泪。

盐湖城冬奥会后,安贤洙正式步入职业赛场,加盟城南俱乐部。当时,俱乐部方面特意召开了隆重的发布会,并破天荒的支付给安贤洙签约金,这在韩国短道速滑界前所未有。与此同时,他以特长生的身份,进入韩国体育大学就读。

作为短道速滑强国,韩国短道速滑界一直存在派系斗争,以全明奎为首的“体大派”和柳太旭为首的“非体大派”,双方明争暗斗。

安贤洙所在城南俱乐部和就读的大学,都是“体大派”的大本营。准确的说,从17岁在世青赛一战成名,走入全明奎的视线,安贤洙的命运就已经烙下了“体大派”的标签。当年,作为韩国男队主帅的全明奎“破格”提拔安贤洙入选奥运阵容,顶替的正是“非体大派”的队员。

都灵冬奥会前,安贤洙已经获得4个世界冠军,在外界看来,他已经是“体大派”的绝对代表人物,也是全明奎力推的选手;而“非体大派”则力挺另一位队员李昊锡,后者同样报名了都灵冬奥会安贤洙参加的所有项目,也是5000米接力的主要成员。

为了影响安贤洙备战,“非体大派”队员被教练授意在训练期间给安贤洙“捣乱”。一次训练结束后,安贤洙和同为体大的后辈突然被“非体大派”的前辈叫住,“晚上戴着滑行头盔来我们宿舍。”而当安贤洙如约而至时,等待他的是一顿暴打。“后辈被打的比我还要惨。”事后,安贤洙向相熟的身边人承认过这段经历。据韩国媒体间的传言,这样的暴打,安贤洙至少经历过3-4次。

2006年都灵冬奥会备战期间,队内的派系斗争达到顶峰。那段日子,作为夺金大热的安贤洙被排挤到女队,只能和女队员一起训练备战。

在都灵,5000米接力前,安贤洙已经取得1000米和1500米金牌。然而,队内竟然传出:“安贤洙不想好好滑接力,以此报复队友和教练。”的声音。

“如果我真的想要故意放弃,最后时刻,我就不会那么努力的滑了。”很多年后,已身在俄罗斯的安贤洙这样对前来采访的韩国MBC记者这样说道。当年,韩国媒体曾爆出李昊锡私下向记者吐槽,称自己在多次比赛中被安排为确保安贤洙夺冠,让出金牌,然而安贤洙却从不为其他人做“牺牲”。这件事曾传到人尽皆知,尽管事后李昊锡极力否认,但安贤洙曾因此颇为低落。

“其实他们的关系很好。”在索契的看台上,安贤洙太太禹娜利向腾讯体育展示了手机中,安贤洙与众多韩国短道速滑名将在奥运村时的照片,其中就有安贤洙与“非体大派”的领军人物李昊锡合影。索契冬奥会期间,李昊锡却并没有避讳,与禹娜利一起坐在看台,观看安贤洙的比赛;赛前,国际奥委会官网在采访他时,问及偶像的问题,李昊锡也毫不避讳的回答:“是安贤洙”。

在安贤洙离开韩国后,一位韩国短道速滑的资深人士曾感慨的说过这样的一段话:也许,只有安贤洙成为维克多.安,所有人才能回到原有的平静。

很多人都知道,入籍俄罗斯时,安贤洙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字是“维克多(victor)”,不仅这个名字有“胜利”的含义,更因为这个名字源自入籍俄罗斯的第三代朝鲜裔摇滚明星维克多·崔。但不为人知的,是安贤洙给自己取了与崔同样名字背后,更是因为崔所代表的“中亚高丽人”血泪史。

“中亚高丽人”,原曾是居住于苏联远东的朝鲜族人。1934年,斯大林发起“苏联肃反运动”本是一场苏联政界的内部斗争,但却阴差阳错地牵扯到了远东朝鲜人,他们被迫迁徙,在陌生的环境下生活了近七十年,成为了今天“不朝不韩”的中亚高丽人。

“我能理解当年他们所处的艰难和苦衷。”说起“中亚高丽人”的那段辛酸经历,安贤洙曾感同身受。他何尝不是如此,身在各方的争斗中,辗转异乡,命运半点不由人。

黄益焕曾这样形容弟子:“从小就很内向,不愿意对外多表露什么。”“前辈一定经历过非常难熬的日子,我知道他曾经偷偷流泪过,但从来没有向我们吐露过心中的委屈。”卞千思这样回忆备战都灵冬奥会期间与女队合练的安贤洙。

当年被迫离开时,俄罗斯冰上联盟会长仍接到从韩国打来的电话:“安贤洙这个选手在韩国出了很多问题,你们绝对不能接受他。”

就算如此,赛场上霸气的安贤洙却从未指责过任何人。从当年被暴打、被排挤,再到远走俄罗斯,没有上演过“互撕”和火爆的打架场面,安贤洙始终保持沉默,承受所有的一切。

“入籍俄罗斯,不是出于别的问题,只是我想做自己喜欢的运动而已。虽然韩国冰坛有派别,但那不是我入籍的直接原因,我不想让一些人为此牵连受苦。”就算是在索契扬眉吐气,原本可以以“胜利者”姿态,给予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回击,但他仍没有这样做。

场上的不可一视的王者为何如此委屈求全,这是很长时间里外界无法理解的安贤洙。

因为在索契刮起的夺金风暴,安贤洙在韩国遭遇排挤的内幕被媒体重新翻出,一时间韩国冰上联盟的网页被挤进来暴骂的言论导致瘫痪。尽管远走他乡,但“安贤洙”三个字,依然是成过去四年韩国冰上联盟派系争斗、更迭的关键词。

平昌冬奥临近,昔日“体大派”的一号人物全明奎重返冰上联盟,担任握有实权的副会长一职,2017年10月接受采访时,全明奎特别提到“能救活平昌(奥运)的韩国选手们,还在这个国家。”让韩国网友再次将矛头对准了昔日的“非体大派”当权者。

不过,有韩国网友看得通透,在留言中犀利的指出:又是全明奎么?韩国短道速滑又出现这样的情况,全明奎才是派别纷争的始祖。

“对韩国选手真的很抱歉,比赛期间一直充斥着这样的舆论,很担心他们因此丧失斗志,影响他们比赛。也是因为这样,我拒绝了所有韩国媒体的采访。”索契冬奥会后,安贤洙曾这样解释过当年赛前不接受采访的缘由。

连安贤洙都明白,大赛当中,若自己开口,昔日队友们将受到影响。然而反常的是,索契冬奥会还未结束,时任韩国总统的朴槿惠就罕见发表言论称“韩国体育界必须对此进行反省。”而那时,安贤洙仅刚刚获得1500米铜牌。在朴槿惠“闺蜜门”事件爆发黯然下台后,有资料显示,索契冬奥会时,朴槿惠已经将自己的势力深入平昌冬奥会筹办过程中,而“安贤洙事件”也成为朴槿惠肃清体育界原有势力最有力的说辞。

长期的克制和隐忍背后,也许是安贤洙早就明白这样一个道理:自信的来源,无非是你觉得和别人不一样。而身在韩国、身在韩国短道速滑这样派系斗争环境中,你又凭什么觉得自己会有和别人不一样的结局呢?

索契冬奥会1500米比赛前,妻子禹娜利第一次在赛前走到场边,她叫住即将准备上场的安贤洙:“老公,不要太贪心,不要滑倒就好。”

“老公别摔倒了,不拿第一也没关系。”这是过去这些年,安贤洙每次上场前,妻子都会叮嘱他的话。

安贤洙的左腿曾经做过4次大手术。2008年世锦赛前,他的左膝在训练中骨折,为了尽早进行恢复性训练,赶上世锦赛,他在伤势并没有完全恢复好的情况下,打钢钉重新回到冰场上。因为急于复出,他不得不在往后的日子里连续做了3次手术弥补。据妻子回忆,当年手术后,安贤洙左腿大腿内侧的肌肉都没有了,左腿比右腿细两圈。

伤病恢复遥遥无期,所在的城南市因负债累累,政府裁撤体育文化机构,由政府资助的城南俱乐部倒闭解散。当时以全明奎为首的“体大派”在冰上联盟的斗争中失势,“非体大派”上台后,各家俱乐部也要看联盟的“脸色”,作为“体大派”的代表人物,想要转投其他俱乐部的安贤洙自然无人问津。韩国舆论更用“下岗人士”形容安贤洙。

“不是因为钱,也不是因为那里的训练条件有多好,是至少有队伍可以收留。”安贤洙这样回忆当年接到邀请时的心情。

2011年安贤洙抵达俄罗斯时,俄罗斯短道速滑队的水平和韩国初高中生的水平差不多。然而在当年的全国锦标赛中,安贤洙却在资格赛中就出局,这足以说明安贤洙当时的状态有多差。

其实,当时不仅是队友,就连俄罗斯体育部都对安贤洙失去了信心。当年,签署同意安贤洙入籍的是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而更为重要的是,普京对安贤洙的欣赏。据说,当时俄罗斯体育部在汇报安贤洙近况时曾战战兢兢,但普京给出的回复却异常坚定,“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他。”

为了帮助安贤洙恢复,俄罗斯队请来了黄益焕,并让安贤洙的太太搬进了运动员公寓,索契冬奥会期间,更将禹娜利列为“随队新闻官”,保证她可以自由出入赛场,陪伴安贤洙,这一切在俄罗斯队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俄罗斯队非常信任我,我一直以来都想在被信任的地方安心运动。”索契冬奥会结束后,安贤洙终于打破沉默,袒露出走时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心无旁骛的站在冰场上,安贤洙重新拾起了曾经最擅长的事情。但如此同时,也让他彻底无法再次披上韩国国家队队服,他早已打上了“俄罗斯重塑”的新标签。

2017年夏天,随队结束在阿尔泰夏训的安贤洙与俄罗斯体育的旗帜性人物“冰王子”普鲁申科一起,登上了俄罗斯著名脱口秀节目,展望即将到来的平昌冬奥会。节目中,如果不是那张亚洲面孔,安贤洙一口流利的俄语会让人误以为他是地道的俄罗斯人,不时蹦出的“俏皮话”更是逗乐现场所有人。

索契冬奥会后,无论去超市购物,还是平日走在莫斯科的大街上,安贤洙总是能被当地人认出来。“他是奥运冠军。”“那时候真的是不容易。”“他是我们的英雄。”看到他时,大家都会纷纷上前要求合影。

安贤洙如今的家在莫斯科郊外,一幢两层别墅。不用训练的日子,他会带着女儿安济仁来到俄罗斯艺术体操的训练场。“在韩国,可能从小就要学习跆拳道和钢琴,而在俄罗斯,被称为国民体育项目是艺术体操,大部分女生从小都会接触这项运动。” 他希望女儿和俄罗斯女生一样,可以从小就接触这项国动。他和家人,在努力融入新生活。

除了成为俄罗斯的全民英雄,索契冬奥会后,安贤洙在韩国的境遇彻底发生转变。比赛前,在大部分韩国民众眼中,他已经从当年的“天才少年”成为了“叛国者”。索契后,安贤洙成为三星手机在俄罗斯地区的代言人,带着女儿登上韩国著名综艺节目《超人回来了》,韩国民众在接受街采时直接表示:“安贤洙是让俄罗斯民众了解韩国的最佳途径。”一时间,曾经的“叛国者”似乎重新变回了当年的英雄。

不过,据黄益焕回忆,当年离开韩国前往俄罗斯的前一晚,安贤洙与他都喝多了,师徒二人抱头痛哭。“如果能不走,真的不想走。”安贤洙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重新体大备战平昌冬奥会的日子,安贤洙每天走进冰场之前,都会看到场馆墙上的三张照片。

这三张照片,分别是从体大走出、在都灵、温哥华和索契体大获得奖牌的运动员照片合影。他的身影停留在久远的都灵冬奥会,在索契冬奥会的照片中,获得接力银牌的体大师弟都在列,却没有而夺得3枚金牌的他。因为,那时的他穿着是俄罗斯队服。

在索契,禹娜利也曾说,自己也有最真实的私欲:“如果他要是穿着韩国队服,和队友们一起挥舞着太极旗该多好,就像都灵冬奥会一样。”

“真的很想在韩国结束职业生涯,希望他们(韩国观众)为我而骄傲。”回到体大训练的日子,酒后,安贤洙曾向前来探班的后辈李政洙流露出最线.结语:

纵使在场外安贤洙早已赢回了尊重,但作为竞技体育选手,他曾希望在祖国的赛场上,重新赢得掌声。可惜,那时命运又跟他开了一次玩笑。如今34岁的安贤洙选择与赛场告别,有人说,他的前半生足够坎坷和波折,后半程定会顺遂幸福吧。无论怎样,安贤洙(维克多·安)会被一代又一代短道人铭记。

国家叛徒还是悲情英雄?短道王者安贤洙的退役故事

他是安贤洙,亦是维克多·安,短道速滑的世界里,他是当之无愧的王者,拥有最多的奥运金牌。从韩国到俄罗斯,辗转颠沛的运动生涯最终还是在冰面上滑下戛然而止的符号。在距离下一届冬奥会不到两年的日子,这位冬奥6金王宣布,因旧伤难愈,无奈退役。

天才陨落,犹如冰刀切割开的两个世界,安贤洙的身后,是无关冰雪,造化弄人带来的黯然心伤。是国家叛徒还是悲情英雄?他的离去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短道速滑是韩国冰雪项目中的王牌项目,数年来一直雄霸世界。而安贤洙,则是韩国短道队最有天赋和能力的天才。

2002年1月,年仅17岁的安贤洙在世界青年短道锦标赛上意外获得了冠军。当时在看台上的韩国短道速滑队主帅全明奎看到其表现后,立刻下令用他代替了另外一名受伤的国家队队员,搭上了奥运末班车,成为韩国媒体和民众关注的焦点。2月,还是高中生的安贤洙参加了自己的第一届奥运会——美国盐湖城冬奥会。尽管奥运首秀并未夺牌,但是之后的数年,年轻的安贤洙以四个世界冠军,在短道项目中打出了自己的名气。2006年,经过4年历练的安贤洙获得了第二次参加奥运的机会。3金1铜,这使他成为都灵冬奥会夺得奖牌最多的运动员。

如日中天,安贤洙原本应该被捧上神坛,但因为伯乐恩师全明奎的下课,他却莫名卷入了队内的派系斗争中。慢慢的,这位奥运冠军成了韩国短道速滑队的边缘人物。

在队里的安贤洙受到了排挤和欺凌,遭遇前辈体罚殴打甚至无法和男队一起训练,不得不跟着韩国短道女队一起集训。更雪上加霜的是,他的父亲安基元向韩国媒体报料了短道速滑队“派系林立”的内幕,这更加导致安贤洙无法正常训练和比赛。

一次意外的伤病,成了安贤洙人生的“重大转折点”。2008年,安贤洙在训练中受伤,韩国冰上联盟却以“并非在代表国家队参加比赛期间受伤”为由,拒绝为他的治疗出资。此后连续两年,安贤洙均因积分不足未能入选国家选拔队,缺席了世锦赛与2010年温哥华冬季奥运会——当时的韩国舆论已用“下岗人士”形容他。绝望时,俄罗斯短道队伸出了橄榄枝,希望安贤洙能归化加盟。

背负“叛国”骂名远走他乡,安贤洙成为韩国短道界派系斗争的牺牲品,也成为了俄罗斯短道速滑队中的“维克多·安”(Viktor Ahn)。

之所以给自己取名为“维克多”,安贤洙曾解释道,这是因为他这个名字与“胜利(Victory)”相似,“这是象征性的,因为我希望这个名字能给我带来好运。”从未指责过任何人,远走他乡的安贤洙保持沉默,承受所有的一切。他说,自己“入籍俄罗斯,不是出于别的问题,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运动而已。”

在退役告别信中,安贤洙写道,“2002年,我以最年轻运动员的身份为韩国队比赛。2011年,我成为俄罗斯公民,在我人生最艰难的时期,俄罗斯支持了我。”当年的俄罗斯,给了这名黯然离家的游子最温暖的欢迎和守护。

2011年安贤洙抵达俄罗斯时,俄罗斯短道速滑队的水平和韩国初高中生的水平差不多。然而在当年的全国锦标赛中,安贤洙却在资格赛中就出局。当时不仅是队友,就连俄罗斯体育部都对安贤洙失去了信心。然而,时任俄罗斯总理普京却对安贤洙异常欣赏,他曾说,“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无条件地信任和支持他。”

为了帮助安贤洙恢复,俄罗斯队为安贤洙打造了韩国班底的团队,并让安贤洙的太太搬进了运动员公寓,索契冬奥会期间,更将其列为“随队新闻官”,保证她可以自由出入赛场,陪伴安贤洙,这一切在俄罗斯队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2014年索契冬奥会,在满场俄罗斯观众的见证之下,一身俄罗斯队服的维克多·安三次站上最高领奖台——安贤洙又一次成为三冠王,而在那之前,俄罗斯短道速滑从未在冬奥会上赢得过一枚奖牌。

图说:俄罗斯选手维克多·安在索契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决赛后庆祝夺冠 新华社图

安贤洙在索契的风光无限背后,是韩国短道队的败走麦城。史上最差冬奥战绩让韩国媒体将矛头指向了韩国体育圈长期内斗的顽疾。安贤洙所引发的舆论地震甚至惊动了青瓦台。在索契冬奥会结束后,韩国政府宣布对冰上联盟进行大规模调查。

两年前的平昌冬奥会,本该成为安贤洙的复仇之战——在故乡的土地上,打垮那些曾嘲笑自己的人,33岁的安贤洙为此付出了艰难的努力。

然而,命运再度开了玩笑。在俄罗斯代表团因禁药风波被禁止参加平昌冬奥会的情况下,该国选手只能在获得国际奥委会批准后以中立运动员身份参赛。然而,从未与禁药丑闻产生过联系的维克多·安却并未出现在准许参赛的“白名单”中。俄罗斯方面曾希望国际奥委会能对此作出解释,却遭后者拒绝。

在退役告别信中,安贤洙称除了膝盖持续的疼痛,自己还有其他伤病,越来越难以保持健康。但事实上,心伤更甚于身伤——无缘在家乡上演告别战,成为压垮这位冰上王者意志的最后一根稻草。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原定今年3月中旬在首尔进行的短道世锦赛取消,安贤洙错过了运动生涯最后一项大赛。

挥一挥手,告别挚爱的冰场。在退役离别信中,安贤洙动情写道:“训练到极限非常困难,我认为,单凭动力已不可能从事体育事业。现在正是时候,所以我决定退役了。”(新民晚报记者 厉苒苒)

安贤洙宣布退役!天才短道速滑运动员的历程历史金牌之最

  近日,冬奥会短道速滑六枚金牌得主、34岁的韩国俄罗斯运动员安贤洙宣布退役的消息引起了网民的关注。

  据报道,他是冬奥会短道速滑历史上获得金牌最多的运动员,在短道速滑中一共获得了六枚金牌。

  在2006年,他代表韩国参加了都灵冬奥会,在那里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赢得了男子1500米、1000米和接力金牌,以及500米铜牌。

  凭借3枚金牌和1枚铜牌,他成为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获得奖牌最多的运动员。

  然而,在温哥华冬奥会周期中,安贤洙饱受伤病困扰,在国内选拔中得分很低,因此被排除在温哥华冬奥会之外。

  新周期开始后,与韩国滑冰协会发生冲突的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从俄罗斯手中接过了橄榄枝,穿上了俄罗斯战袍,并正式更名为维克多·安。

  随后,他开始了无敌模式,在1000米和500米比赛中夺金,并带领团队以6分42秒100的成绩获得接力金牌。

  不幸的是,这位短道速滑传奇人物被禁止参加2018年平昌冬奥会,他也失去了出现在家乡父老面前的机会。

  然而,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挥手告别,他还在退休声明中说明了为什么他不会坚持下去:

  “由于膝盖持续疼痛,比赛后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和治疗,因此很难达到最佳训练状态。除了膝盖持续疼痛,我还有其他伤。

  所以我认为是时候退休了,所以我决定离开,感谢所有在我职业生涯中帮助过我的人。”

  事实上,安贤洙在2018年宣布退役,但后来重返赛场,代表俄罗斯国家队参加世界杯并赢得奖牌。

  从退役声明中不难看出,这位伟大的战士,他的伤病已经超出了忍受范围,他这次的离开应该是不会再次复出了。

  此外,安贤洙感谢粉丝们的支持,并动情地说:“没有这一段旅程,就不会有安贤洙或维克多-安。”